实时
金融消保在身边,保障权益防风险 赞皇农发行开展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宣传教育活动 争做新时代好青年 金士达医疗亮相第31届CIDPEX,构建健康链路,营造品质典范 乐视加盟汉堡王餐饮“跨界”布局,未来将释放1000人就业岗位 navigare意大利小帆船首航活动暨扬帆系列新品首发圆满落幕 法式高坪效缔造商业成本力,是康铂酒店品牌制胜的关键 康铂酒店,法式魅力缔造价值投资优选 康铂酒店融法式浪漫与现代时尚于一体,打造国际旅宿新体验 康铂酒店:社区化运营+个性化权益打造中端酒店差异化优势 康铂酒店"PLEASURE"愉悦社交公区,与年轻人深度交心 康铂酒店北京广安门丽泽金融区店,尽享北京悠久历史与现代魅力的绝 康铂酒店持续创造美好旅宿生活体验 寻求浪漫之旅,来康铂酒店尽享法式风情 商旅市场热捧法式魅力,康铂酒店成为旅宿消费优选 演唱会经济热潮涌动,康铂酒店受消费者追捧 康铂酒店:融合法式血统与中国本土,打造"美好时刻欢聚地" “疗愈经济”前景广阔,丽怡酒店以暖愈系IP与客户情感相连 北京西站北广场丽怡酒店,京选旅宿生活服务理想空间 哈尔滨中央大街索菲亚教堂丽怡酒店,城市风情与商旅空间完美融合典 开业仅一年,这家丽怡酒店引领武汉旅宿业发展新潮流 丽怡酒店链接本地生活圈,“健身计划”助力品牌更好发展 丽怡酒店深耕本地生活圈,有效提升品牌投资价值 武汉吉庆街丽怡酒店,为江城文旅酒店业打造商旅新空间 重庆解放碑洪崖洞丽怡酒店,打造山城文旅住宿服务新体验 西安取消住房限购政策 楼市环境即将迎来新变化 第九届“创客中国”网络安全中小企业创新创业大赛即将启幕 文化自信点亮“国潮”新经济,引领消费新趋势 合肥出台房地产新政:购房单套补贴最高10万元 长江船舶污染治理公益诉讼专案办结 江苏徐州:远大公司拆迁补偿款被张冠李戴? 惠盾生物HTB-C042鼻喷雾剂I期临床研究启动——探索激活天然免疫 恭贺欧妃倩品牌及其创始人程依依女士荣获亚洲品牌大奖 硅基动感用户数突破百万,创新医疗技术赋能大众健康 不走老路!好的静脉曲张手术方案,让血液重新找到❝回心之路❞ “嘉”人 共赏丨赫思嘉·惟愿2024杭州美沃斯圆满收官 浙江理工大学服装学院2024届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毕业秀亮相|中国国 带你揭秘苗医生5D晶雕项目的实际效果 原来掉秤难是有原因的!绿瘦为你解读Nature最新研究 隆重首发!来凤藤茶搭乘中国速度,助力茶香飘万里 北京正中堂中医医院特聘专家李飞做客《健康北京》:治疗骨关节疾病 高水平标准引领行业高质量发展 展现坚韧风采共创美好未来常营地区残疾人趣味运动会圆满落幕 2024 ACCA-SNAI年度研讨会: 为新质生产力注入财会动能 中、欧国际近视手术大数据白皮书2.0北京发布会:揭秘全球近视手术 科龙空调再度联手新青年音乐节,京东专场直播掀起夏日清凉狂欢! 模型树笔记:理念指引学习革新,重塑深度认知与高效学习能力 关节养护科普:氨糖是什么?氨糖如何养护关节?氨糖怎么选? 中佰康床垫:不仅是寝具,更是健康生活的选择 第二届“老山国际春茶节”于蔡冠深文化交流中心开幕

您的位置:首页 > 法治

江苏徐州:远大公司拆迁补偿款被张冠李戴?

  虚构被安置公司如何能通过各部门层层审核?

  2021年8月6日,徐州中院二审驳回了徐州市鑫磊房地产开发公司向徐州远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第三次主张拆迁过渡费的请求。

  之后一个多月,2021年9月24日,江苏徐州鼓楼法院随即下发了一份《民事裁定》,徐州市鑫磊公司与徐州远大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经本院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原判决确有错误,应与再审。

  上述判决,部分纠正了徐州市房产管理局产权监督处全资集体企业鑫磊公司向一家民营公司不断索取拆迁过渡费的问题。

  项目被拆迁,开发商没拿到补偿款反要倒贴几千万

  远大公司开发的“远大商都”,被拆迁,3474万拆迁款被政府给了鑫磊公司。此外,鑫磊公司分三轮起诉远大公司,鼓楼法院三次判决,远大公司向鑫磊公司共支付拆迁过渡费近5000万元。

  2014年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政府发布拆迁公告,将远大公司开发的“远大商都”商办楼进行拆迁。2017年11月24日,鼓楼区住建局、黄楼街道办与远大公司签订了《远大商都拆迁安置补偿备忘录》,由政府部门先拆迁,后补偿。如果把拆迁款挪作他用,鼓楼区政府将给远大公司2000万违约金。

  而事实上,2017年7月14日,徐州市鼓楼区住房和建设局和鑫磊公司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约定货币补偿,共计补偿3474万,其中包含347.48万的停产停业损失。鑫磊公司在2018年2月1日收到上述款项。要注意的是鼓楼区住建局和远大公司签的协议与鼓楼区住建局和鑫磊公司公司签的协议实际上是同一块地、同一个项目,鑫磊公司更不是被拆迁的主体。两份协议相差仅数月,远大公司签协议时并不知道,鼓楼区住建局已经就同一个项目与鑫磊公司已经签过了补偿协议。

  为作为开发商的远大公司的拆迁补偿款政府缘何要发给做为集体企业的鑫磊公司呢?

  远大摘牌取得土地

  远大公司在2007年以挂牌出让的方式取得了徐州市火车站对面2009平方米国有土地,当时该地块没有任何建筑,系净地。之后远大公司开发建设了“远大商都”商业楼。远大公司挂牌取得土地后,原徐州国土局干部周怀峰找到远大公司,告诉远大公司摘牌的前提条件是要安置鑫磊公司,因为其之前参与了土地腾退。在周怀峰的运作下远大公司与鑫磊公司签订了《安置协议》,周怀峰后来辞去土地交易处处长的公职。该协议约定远大公司提供套内959.38㎡安置房,用于安置三家企业,鑫磊公司为三家企业总代理。这三家企业分别是徐州新超越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徐州开运机械有限公司、徐州市粮油购销有限公司。

  协议签订后,鑫磊公司梁勇、张新沂以上述公司代理人身份从远大公司拿走678万元。后远大公司通过各种渠道得知,鑫磊公司法人梁勇所有的三家公司系虚设的,注册地址均不在该地块,该地块也没有三家公司的任何建筑和附属物,三家公司也拿不出任何产权证明,且新超越公司和开运公司早已注销多年。远大公司认为被鑫磊公司骗了,徐州市土地局某些干部与鑫磊公司串通,诈骗远大公司。

  2012年远大公司报案,徐州市云龙分局认为符合刑事立案条件,以梁勇涉嫌合同诈骗罪立案。

  后来云龙检察院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做出了不起诉决定书。但该案并未撤销。

  疯狂的诉讼

  云龙检察院出具不起诉决定书后,鑫磊公司对远大公司进行了疯狂的诉讼。

  2015年7月17日,鑫磊公司以远大公司为被告,向徐州市鼓楼法院提起诉讼。鼓楼区法院判决:远大公司将远大商都1-101、102、103房屋(建筑面积合计1146㎡)交付鑫磊公司、支付2010年1月2日至2012年6月10日拆迁过渡费1962万元。后徐州中院二审改判拆迁过渡费为1275万。此轮判决之后,鼓楼区政府把3474万拆迁款给了鑫磊公司。

  2016年12月5日,鑫磊公司再次起诉远大公司,主张2012年。6月11日至2016年1月28日的拆迁过渡费。鼓楼区法院判决支持1900万元过渡费。案号:(2016)苏0302民初4850号。

  2019年,鑫磊公司第三轮起诉远大公司,主张2016年到2017年11月28日的拆迁过渡费。鼓楼区法院再次支持959万。2021年8月6日,徐州中院二审认为该拆迁过渡费没有法律依据,裁定撤销鼓楼区法院判决。

  之后一个多月,2021年9月24日,鼓楼法院下发了一份《民事裁定》,原告徐州市鑫磊房地产开发公司与徐州远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作出(2016)苏0302民初4850号判决书,经本院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原判决确有错误,应与再审。这也是鼓楼法院对错误判据的部分纠正。

  法院的纠错暂时终止了一家徐州市房产管理局产权监督处全资集体企业对一家民营企业的进一步蚕食。

  虚构安置公司被认定有效

  鑫磊公司与远大公司的一些列诉讼,皆源于二者之间签订的《安置协议书》。在一些列诉讼中,远大公司多次向法院提出,鑫磊公司虚构安置公司,涉嫌诈骗,《安置协议书》应该无效。但法院认为鑫磊公司虽然虚构被安置公司,但是经过了政府部门核实,所以应认定有效。

  多份判决书均载明:“鑫磊公司虽然虚构被安置公司 ,但《安置协议书》中约定的远大公司需向鑫磊公司无偿提供套内建筑面积为959平方米的房屋用于3家企业就地安置的内容,系经徐州市财政局、徐州市审计局核实后,共同测算的出让条件,且该出让条件亦在该地块挂牌出让公告、出让须知等文件中提前声明。”因此安置协议被认定有效。

  “安置协议系经徐州市财政局、徐州市审计局核实后共同测定的出让条件,是否虚设公司系政府部门在确定拆迁安置协议内容时所需审核的条件。 ”

  法院的逻辑就是虚设被安置公司归政府审核,法院不管,政府审核了法院就认。

  多部门认定三家安置公司系虚构

  据媒体之前的公开报道。2013年7月18日,记者一行来到徐州市国土资源局,在土地交易市场管理处记者见到了该处处长杨再东。

  杨处长告诉记者:关于远大公司的事他早就听说,不管事情调查结果如何,谁触犯法律谁就要承担责任。至于周怀峰为什么辞去土地交易处处长的问题我不好回答。如果你们想看2006年徐州市国土资源局出台的87号文件,那你们到档案室去查。

  在徐州市国土资源局档案室记者从电脑上看到了所谓的“87号”文件。这份文件只是一个空白纸,在这页空白纸上,有徐州市几部门领导的签字,但只是申报材料,不是正规文件。

  徐州市城建局城建局。18日下午,记者来到了徐州市城乡建设局,在城建局档案室,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你们所查的复兴北路21号拆迁问题在我们档案里没有,这个项目我们都没有听说过。

  “那您看看,这个安置补偿汇总表所盖的‘徐州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的公章是你们城建局的吗?”记者问。“档案里原始材料都没有,你说这公章会是我们的吗?”此人气愤地说。“那你的意思就是说,鑫磊公司上报给政府的所拆迁66户都是自己伪造的假安置补偿表?”记者反问。对方回答:“我可没这么说,你们自己去考虑吧。”

  徐州市云龙分局,2012年以涉嫌合同诈骗罪立案。后云龙分局出具起诉意见书:2005年至2006年期间,犯罪嫌疑人张新沂、梁勇(在逃)以徐州市鑫磊房地产开发名义负责“复兴北路21号”地块的拆迁工程,在拆迁过程中张新沂、梁勇弄虚作假,将复兴北路21号楼一层的住户王传龙、刘跃南等12户按照拆迁规定赔付后,在归档时将上诉人以虚设二层、三层的房号计入拆迁成本,后在拆迁档案中将梁勇的徐州新超越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徐州市开运机械有限公司两家公司虚设在复兴北路21号楼一层,虚增拆迁房屋套内建筑面积共计679.38平方米需要安置,增加拆迁成本2000余万元。

  2007年3月10日,徐州远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竟得“复兴北路21号地块”后,张新沂伙同梁勇以上诉两家公司代理人的身份,从徐州远大房地产公司领走拆迁过度费678万元(含粮油公司的拆迁过度费),后于2009年12月1日,梁勇采取恐吓的手段威胁远大公司售房部的人员与其签订了远大商都一层101、102、103房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并将上诉房产(共计:建筑面积1102.72平方米,套内面积946.44平方米)在徐州产权处备案在梁勇名下。涉嫌合同诈骗。上诉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民营企业的梦魇

  民营企业通过挂牌取得土地,开发项目本是好事,增加税收、增加就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而一个拆迁项目,反落得个得不到任何补偿,反倒欠数千万的结局,实在是对当地营商环境的莫大讽刺。

  远大公司认为鑫磊公司是公家的公司,背景深厚,其与原徐州国土局土地交易处处长周怀峰等人勾结,通过虚构三家安置公司,虚增面积、盖有“徐州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的公章的拆迁腾退表居然没有档案,公章更是涉嫌伪造。土地部门、住建部门的说法和云龙分局的调查互相印证。

  然而,作为徐州市房产管理局产权监督处全资企业的鑫磊公司是如何一步步骗取了国土部门、财政局、审计局的层层审核?为何能一路绿灯至今无人来查?鑫磊公司取得的数千万补偿款,又进了谁的腰包?

  时至今日,远大公司仍然深陷泥潭,不能自拔,鑫磊公司不能因为系徐州市房产管理局产权监督处全资企业就无法无天。远大公司也准备向纪检监察部门进一步举报有关部门把“梁勇虚构公司、虚构安置条件”通过层层审核等一些列违法问题。

      本文转载自华夏小康网

责任编辑:李玥

推荐阅读
《数字乡村建设指南2.0》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更加注重共建共享,更加强调因地制宜,更加突出多方参与。

2024-05-16 16:34:18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秘书长袁达13日介绍,国家发展改革委将会同各有关方面,加快实施分领域分行业节能降碳专项行动。

2024-05-13 20:03:23

香港旅游发展局11日在香港湾仔海滨举办无人机表演,庆祝即将到来的佛诞和太平清醮两大传统节庆,向市民和旅客送上祝福。

2024-05-12 11:45:23

近年来江苏聚焦高质量城乡供水一体化目标,开展农村供水管网升级、水质达优、服务提质等专项行动,截至目前全省农村供水保证率达到97%。

2024-05-11 19:32:21

2023年盛夏,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因举办由20支村队发起的贵州“村超”而火出国门。

2024-05-07 20:54:45

针对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霸座、闹事等“机闹”问题,2023年7月以来,民航公安机关组织开展了依法整治“机闹”维护航空安全秩序专项行动。

2024-05-06 10:4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