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实时
澳门申报三个项目成功上榜第五批国家级非遗名录 浙江温州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及其关联阳性病例 粤港澳联合监测显示珠三角空气质量持续改善 香港与新加坡拟于7月初研究“航空旅游气泡”目标启航日期 还有1天就是端午假期啦,你安排好了吗 国际劳工组织:全球童工人数20年来首现反弹 第27届上海电视节闭幕 《山海情》获白玉兰最佳中国电视剧奖 沈跃跃在第三届上海合作组织妇女论坛开幕式发表视频致辞 香港连续三天本地零确诊 青少年可预约接种疫苗 香港和内地海关联合行动侦破香港历来最大宗快艇走私案 “港澳千人山东行”活动启动 庆祝建党百年戏剧晚会在京举行 日本报告196人接种辉瑞新冠疫苗后死亡 2021金砖国家智库国际研讨会聚焦创新合作 潘功胜:降低企业汇率风险,需要企业、银行、监管部门共同努力 严查酒驾醉驾:公安部交管局启动夏季夜查整治行动 云南双柏发生5.1级地震 县城震感强烈 我国立法明确不得以任何方式诋毁贬损军人荣誉 全国麦收过六成 机收比例超98% 光大集团将党史学习教育成效切实转化为工作实效 京沪高铁将开行66列时速350公里复兴号 检察听证会视频直播来了 中国检察听证网正式上线 综述:数据与事实告诉你美国社会病有多重 731部队留守名簿等1400余页核心档案首次公布 5月我国人民币贷款增加1.5万亿元 不让一个考生“掉队”:2021年高考交通安保工作圆满完成 易会满表示:积极创造符合市场预期的新股发行生态 数据安全法:护航数据安全 助力数字经济发展 中孟视频研讨会探讨深化经贸合作 34岁这年,他第一次知道父亲长什么样 教育部声明中小学生艺术素质测评与社会机构无关 重庆阴条岭发现中国特有极危物种“川东灯台报春”种群 加速跑!中国-中东欧经贸合作驶入“新赛道” 留住老城记忆!北京以中轴线申遗文物腾退推动老城整体保护 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热议法律援助法草案二审稿 GoGBA一站式平台启动 助力港企开拓大湾区商机 我国民航去年完成旅客运输约4.18亿人次 213架飞机可空中上网 商务部:美撤销多款中国应用程序禁令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积极一步” 山东夏粮收获已超两成 有望再获丰收 林郑月娥:粤港澳大湾区是港商开拓内销市场最佳切入点 应急管理部派工作组指导山西代县大红才铁矿透水事故救援处置工作 广西南丹:失效近3年,100余户房本难题获解决 国资委发文加强中央企业融资租赁业务管理 安全生产法新修改 加大对生产经营单位及负责人违法处罚力度 任长霞:登封“女神警” 百姓“贴心人” 最美“星月童话”12日“点亮”仲夏之夜 迈向清洁低碳——我国能源发展成就综述 野生亚洲象,我们知道多少?——探秘北迁象群的“家”和“家人们” 车联网,这个领域的安全正大力推进 北京:5月PM2.5月均浓度20微克/立方米 创单月最优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生活

王中秀:故纸堆“拾荒”考订黄宾虹,“用思想画画”习画成家

王中秀:故纸堆“拾荒”考订黄宾虹,“用思想画画”习画成家

王中秀。(受访者供图)

  他没有在艺术院校接受过专门教育,靠着自学,最终成为中国近现代美术史论研究的重要学者,其学术成果享誉海内外。

  在他去世前8个月,中国美术学院收藏了他毕生搜集的研究资料,包括手写的大量读报笔记,还有几百封书信。

  在他告别人世两年后,他的第一本书画作品集公开出版。人们这才惊讶地发现:他没有受过专门的书画教育,却是一个毕生追求“用思想画画”的书画家。

  他叫王中秀,2018年11月病逝,生前是上海书画出版社编辑。

  “他树立了中国现代艺术史上一个自学成才的范例。”艺术史学者、美国普吉湾大学终身教授洪再新,这样评论王中秀的学术成就:“凡是从事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的,很难绕开他的一系列研究工作。”

  王中秀因发掘整理大量史料,编辑出版了中国近现代美术史重要人物黄宾虹的画集、文集和年谱,被学术界所认知。

  作为海外黄宾虹研究的权威专家,洪再新说,“海内外任何一个研究黄宾虹的美术史专家,都受惠于他的贡献。”

  他是故纸堆里的“拾荒者”

  洪再新是最熟悉王中秀的人之一。2001年夏天,回国访学的洪再新写了一篇研究黄宾虹与中国绘画的论文,准备参加当年在上海举办的海上画派国际研讨会。利用这个机会,44岁的洪再新,经人引介第一次登门拜访了61岁的王中秀。

  “这是我们17年友谊的开始。”洪再新说。

  1960年,王中秀高中毕业后,在上海一家工厂当了近20年工人。1985年,他通过自学考试,获得复旦大学专科毕业文凭,专业是马列主义基础理论。

  一年后,他得到机会,进入上海书画出版社任编辑,书画爱好从此成了他的日常工作。

  1993年,王中秀迎来人生拐点: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黄宾虹捐赠给浙江博物馆的文献,从此痴迷上黄宾虹研究,并在退休前整理、编辑、出版了《黄宾虹文集》。

  他的学术“黄金时代”是退休后的岁月:60岁至78岁,他编著出版了十余种黄宾虹研究作品。在他去世后的半年里,他20年前主编的《黄宾虹文集》增补了20多万字,以《黄宾虹文集全编》为题出版;后来,他的论文集《梦蝶集——王中秀美术文钞》出版。今年,荣宝斋出版社即将出版他16年前主编的《黄宾虹年谱》增订版——《黄宾虹年谱长编》。

  这些成果与王中秀的坚持不懈有关。在一篇回忆文章中,有人这样描述:每天早上,这个老人都要去上海图书馆查找与黄宾虹相关的文献。他随身带着一个蓝布袋子,里头装着一面放大镜、一支笔、一个本子。照例,王中秀的夫人汪韵芳站在窗前,目送他走出小区大门,消失在上海的高架桥和车水马龙中。

  “报纸是一座宝库,过去搞不清楚的问题都藏在这座宝库的角落里。”生前,王中秀曾撰文说,为了编黄宾虹文集,他有整整两年时间在图书馆里寻找、抄录上世纪上半叶一切跟黄宾虹有关的文章。“但是检索报纸是很累人的,海量的信息常常让人摸不着头脑,可能一天、一个星期下来都一无所获。”

  王中秀对学术的执着,感动了几乎所有认识他的学者。“王中秀先生像一位故纸堆里的‘拾荒者’。”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馆长张坚说。

  这位“拾荒者”将毕生所“拾”捐给了黄宾虹生前所在的中国美术学院。他的捐献包括所有藏书、书稿、手稿、黄宾虹书信复印件、黄宾虹的《审画录》复印件、黄宾虹在民国时期的各种场合的老照片,整整装了48大箱。

  “他甚至把许多正在使用的、未刊的资料都用U盘拷给了我们。”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的研究人员冯春术说。

  张坚记得,当时他们草拟了一份王中秀文献捐赠学术活动的文稿,王中秀看后提出修改意见:一是要求将“重要贡献”一语去掉“重要”二字;二是在捐赠前加上“无偿”;三是不要仪式。

  张坚说,这一捐赠是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特藏艺术文献建设的一个重要进展,也是该馆正在建设的近现代美术图籍和文献研究中心的重量级收藏。

  “用思想画画”

  2019年3月,王中秀离世后的五个月,“神州国光:王中秀藏艺术文献展”和相关学术研讨会在中国美院举行。在这次活动中,汪韵芳告诉洪再新,王中秀留下了很多书画创作,希望有机会出版他的作品。

  “相比他洋洋大观的著述,人们对王中秀先生的山水画创作也许了解不多。”洪再新解释说,一方面他的大块时间忙于撰著,另一方面是他一直十分低调,几乎不参加书画展览。

  即使是对洪再新,“除了晚年的山水作品”,王中秀也“绝少提及自己的艺术实践”。

  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海一些书画家在政治上被冲击,人们避之唯恐不及,王中秀却若无其事,照样登门拜访。因此,这些书画家愿意对这名好学的年轻人倾囊相授。

  几十年后,洪再新拜访王中秀,气氛也是轻松惬意的。洪再新说,他每年回国访学,飞机在上海降落后,立即驱车去王中秀家。

  在王中秀的书房里,洪再新总看到墙上夹着厚厚一叠山水稿,书桌上有画好或正在画的册页本。如果时间宽裕,王中秀会拿几幅新作,和洪再新分享心得。

  “遇到一位志趣相投的人,是多么难得的事。因为你很清楚他热爱什么,而那也正是你的最爱。”洪再新这样描述他们的关系。

  王中秀是公认的黄宾虹作品真伪的权威鉴定者。有的收藏家在拍下黄宾虹作品后,请王中秀鉴定,并请他增补题跋。如果有王中秀的题跋随着黄宾虹的作品出现在市场上,市场会认为这已得到王中秀的敲章认定。因此,人们认识了他的书法。

  几年前,《荣宝斋》刊出了几幅王中秀的山水画,这几乎是王中秀首次向公众“表明”,他也是个画家。此前,这份书画界的重要出版物曾发表过王中秀的多篇研究文章。

  “他数十年如一日,取法乎上,默默耕耘。”洪再新在评论中这样写道。

  对王中秀的书画创作,洪再新认为,“就像他的学术研究,艺术创作如同打井,往深处去,贯通古今中外各种艺术流变,达到内美天成。”

  洪再新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王中秀的艺术成就。于是,他把汪韵芳的愿望转告给中国美院艺术人文学院副院长孔令伟教授。很快,王中秀的画册出版被列入计划。

  “如果王中秀先生的作品早就出版了,也轮不到我这个年轻人来做这件事。”28岁的沈临枫说。他是洪再新指导的中国美术学院艺术史博士生,被指定承担王中秀全部书画作品的整理和编辑任务。

  沈临枫随洪再新赴上海,访问了汪韵芳。后来,沈临枫又单独去了一次。随后,一辆车将王中秀的所有作品运到了杭州。

  “全部的作品,都放我这儿。”沈临枫感叹汪韵芳的信任。

  据统计,王中秀留下的作品包括国画、油画、书法、速写在内,总计1803件。

  沈临枫为此贴了两次编号。现在,沈临枫是除汪韵芳之外,唯一看过王中秀全部作品的人。

  整整一年时间,沈临枫沉浸在王中秀的世界里,最终挑选了一百余件作品。他相信这些书画作品真切地反映了王中秀学术思想的演变。“这不只是王中秀的书画作品集,更像是王中秀的画传。”沈临枫说。

  沈临枫在王中秀的中晚期作品中看到了黄宾虹的影响,“但那不是刻意的模仿”。

  王中秀告别人世前,在医院病床上收到一位年轻艺术史学者的微信问候。王中秀的鼻子上插着吸氧的管子,但仍用颤抖的手,在手机上写下5个字——用思想画画——作为回复。

  在王中秀去世两年后,沈临枫完成了全部编辑工作,并写好了画册的序言。他毫不犹豫地用键盘敲下同样一行字:

  “用思想画画。”

  大学里应该有更多王中秀这样自主求索的人

  沈临枫没有见过王中秀,但他认为他们神交已久。

  5年前,沈临枫是中国美院国画系人物画研究生。那时,他研读了王中秀编的《黄宾虹谈艺书信集》。这本书主要讲山水画,沈临枫读完后,把它吸收进写意人物画的实验里。“王中秀先生编的书,变成了我画画的武功秘籍。”沈临枫说。

  如今,洪再新与沈临枫编辑、出版的画册,并非仅仅是为了纪念王中秀。“我太渴望见到大学里有更多像王中秀先生这样自主求索的人。”沈临枫说。

  在最后的岁月中,即使健康欠佳,王中秀也不拒绝艺术院校或研究机构有关讲学的邀请。就在去世前两个半月,中国艺术研究院一位博导请他讲课。那时,他刚从医院出来不久。

  从当时留下的录像上看,他对来访者的提问作答迅速,声音爽朗,显得有点兴奋。讲到无意中发现的史料时,他开心地笑了,还不时拿起毛笔演示。但就在这次长达三个多小时的授课后,在迈最后一级台阶时,他摔倒了。随后卧床一周。

  在学术问题上,王中秀是一个较真的人。他曾向中国美院一位学术权威发起挑战,指出后者的某些论述有不妥之处。虽然他只是出版社的普通编辑,没有任何学位,也没有令人肃然起敬的头衔,甚至没有任何职称。

  “生前,有人问及职称,他淡淡回答一句:人不要太贪,能借助出版社这个平台研究黄宾虹,这就够了。”汪韵芳说。(记者 张奇志)

责任编辑:文杰

推荐阅读
新华社北京6月10日电(记者刘奕湛)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10日表决通过了军人地位和权益保障法,明确军人的荣誉和名誉受法律保护。军人获得的荣誉由其终

2021-06-10 22:24:44

教育部10日发布声明称,近日,所谓“美育研学管理技术中心”冒用教育部名义,曲解教育部有关文件精神,在部分省市开展所谓“全国中小学生艺术素质测评服务”等相关活动。

2021-06-10 22:20:24

记者10日从财政部了解到,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日前联合发布公告称,自2021年6月10日起,取消普通护照加注收费,免征港澳流动渔船内地渔工、珠澳小额贸易人员和

2021-06-10 18:44:29

新华社太原6月10日电(记者孙亮全)太原市公安局近日依靠“一滴血”,成功帮助流落太原的袁女士找到了远在云南的家人,让她与失散18年的亲人团圆。  今年1月以来,

2021-06-10 18:44:29

为解决疫情期间荔湾区芳村片区3个封闭管理街道和6个封控管理街道群众的就医问题,广州荔湾区交通运输局会同区卫生健康局、市公交集团电车有限公司,6月10日开始开通3条如约就医公交线路。

2021-06-10 16:49:03

新华社塔那那利佛6月9日电(记者文浩)为海外中国公民接种新冠疫苗的“春苗行动”9日在马达加斯加正式启动。当天,192名在马中国同胞接种了第一剂国产新冠疫苗。  

2021-06-10 16: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