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政务|财经|汽车|文化|娱乐|生活|健康|解梦|游戏|佛教|守艺中华|国防军事|军事APP|头条APP|标签云
注册 登录

您的位置:首页 > 纪实

一瞬千年

发布时间:2021-04-09 08:16:47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责任编辑: 文杰

  绍圣元年(公元1094年),于苏轼而言,不啻为不利之流年。是年,朝廷新党再起,宰相章惇,御史赵挺之、来之邵一伙人对“元祐党人”进行疯狂报复、迫害,他们沿用“乌台诗案”的伎俩,弹劾苏轼所作之诰词“谤讥先帝”。

  苏轼于是有了继流放黄州之后的再次流放,数月内一连遭五贬,官阶一低再低,地点一次比一次偏,最后以宁远军节度副使、惠州安置,被贬往“南蛮之地”“瘴疠之乡”的岭南。

  “山忆喜欢劳远梦,地名惶恐泣孤臣。”江水奔暴、惊涛翻腾的惶恐滩,一如苏轼的一生,跌宕起伏、颠簸飘零。他抬起惊慌的眼,惊涛骇浪,波涛翻涌,心无宁日,能得到慰藉吗?

  而此时,离惶恐滩不远,虔州西北的通天岩里,一位名叫阳孝本的名士正在山石嵯峨、林木苍翠之后,期待着他的到来。

  阳孝本是赣州上犹人,因才华出众,学识渊博,被左丞蒲宗孟聘为家庭教师。京城的黑暗,让阳孝本深为厌倦,他带着蒲宗孟赠送的一大堆书籍回到虔州,隐居通天岩,将家产捐给僧人和学友,自己则恬淡寡欲,“远俗养志,怡然自得”。

  苏轼抵虔后,闻通天岩隐居着一个“学富行纯”的阳孝本,在当地备受尊崇,黯淡的心倏然敞亮。这样一个不恋官场、与世无争的阳孝本,怎能不见?两人一见,相见恨晚,引为“刎颈之交”,如少年般携手同游,前往郁孤台、八境台、祥符宫、光孝寺等古迹凭吊抒怀。一个侃侃而谈,一个频频回应。

  正值仲秋,皎洁的月光铺满古城,虔州宁静而安详。两人来到光孝寺旁的廉泉亭,阳孝本铺好茶具,拿出上好的春茶,就着廉泉水,煮茶品茗。茶香四溢,氤氲了秋色。两人谈古论今,吟唱和诗,纵论天下大事,抒发心中块垒,彻夜不休。

  那个晚上,苏轼仕途上的坎坷和灾难,内心的压抑和苦闷,在阳孝本的慰藉下,得到尽情排解和释放。看着旁边的廉泉,喝着甘甜的泉水,苏轼感慨不已。水本洁净,不能自清只因被人搅浑。若能保持清廉的品质,做到自谓愚而不愚、饮贪泉而不贪,世间再多诋毁赞誉,又与己何干呢?苏轼越聊越兴奋,就着廉泉水,即兴赋诗一首:“廉者为我廉,我以此名为。有廉则有贪,有慧则有痴……”

  一个流落天涯的文豪,一个洞明官场的隐士,一月一亭,一井一茶,说尽人生况味,道尽名士风流。画面就此定格,定格为传唱千载的苏阳夜话。有人说它是美丽的,美在童心未泯,美在俗念超脱;有人说它是醉人的,醉在文化唱和,醉在彻夜不归。

  当然,这不是句号。

  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哲宗病逝,徽宗赵佶嗣位,大赦元祐旧臣。次年,苏轼从岭南北归,赴廉州安置。

  时隔七年,再度经过虔州,苏轼满心欢喜,迎着春光走向通天岩,走向那个以为今生不能再见的友人。

  “我从海外归,喜及崆峒春。新年得异书,西郭有逸民。”看到苏轼踏春而来,阳孝本格外惊喜,以自己甚爱的书籍相赠。

  两位花甲老人,重聚洞天石窟,再次秉烛长谈。春寒料峭,却无阻两人的谈兴。

  此次重逢交谈,与初次相见大有不同。再谈政事,已无必要,经历了岭南变故和海上飘零,苏轼心中已无恨意,阳孝本也不愤然,两个洞察世事的达者,煮茶听风,陶然自乐。

  流放惠州、儋州的艰难岁月,此时讲来却成了乐事。苏轼告诉阳孝本,初到惠州时,买不起肉,只好买羊脊骨,先将骨煮熟,涂些酒和薄盐,放到火炉中烤,即为天下美味,酥香无比,如食蟹螯,于身子大补。惠州的荔枝不愧天下一绝,吃得舌头上火,就是停不下来,仍然“日啖荔枝三百颗”,难怪当年“一骑红尘妃子笑”。他甚至讲起自己酿了“桂酒”,感觉甚好,请人来尝,结果个个拉肚子;没有公事缠身的日子多么美妙,可以尽享“春睡美”,卧听“道人轻打五更钟”……

  两位老者,一个说,一个听,说者津津有味,听者乐不可支。这就是两个寻常的老者,没有功名利禄,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家国天下,没有经略四方,甚至没有诗词歌赋,没有琴瑟和鸣,只有饱含沧桑依然纯粹的笑声,只有宁静淡泊的相守。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再多的天赋异禀、洒脱旷达也不过是有血有肉的凡人,赣州人喜爱他,也正是因为他烟火味的一面。

  文化到最后,其实就是最纯粹的人性。

  三月,苏轼告别虔州,告别阳孝本。轻轻挥手,简单话别,无须多言。想说的话,已经在那促膝长谈的夜话中,在那翻滚的雨前茶里;想表达的情义,已经在那远望的眼神里,在那长久的牵挂中。江水悠长,拉远了苏轼的船帆;春风似剪,剪瘦了阳孝本的身影。这是告别,也是永别。四个月后,苏轼病倒在归乡途中,溘然长逝。从此,两人阴阳两隔。

  六年后,朝廷招贤,68岁的阳孝本被虔州知府郭知彰举荐,以布衣入仕,被赐官登仕郎、宣教郎,负责管理宫廷图书。不久升为直秘阁,提举洪州玉隆宫事务。斯人已逝,世间如许寂寞。淡泊的阳孝本,心是否依然宁静?答案是肯定的,阳孝本归乡后,仍居通天岩,无疾而终,享年84岁。

  这是一个真正的隐者,无论在朝,还是在野。

  初春,我来到位于赣州一中校园内的“夜话亭”下,遥想900多年前那令人神往的苏阳夜话,心潮起伏,难以平静。

  耳边传来赣州本土作者创作的《苏阳夜话》:“一眼泉,二个人,三生幸,不谈风和月,只论四书和五经。听竹音,泉已清,话不停,煮茶来对饮,管它八面风来袭……”词境优美,歌声空灵,一如苏阳纯粹真挚的友谊,一如赣州绵绵不尽的文脉。

  这座城市,因了这样一段灿烂的际会而有了深刻的文化记忆、温暖的人文品格,那一瞬邂逅,成就了千年宋城。(谢贵芳) 

中华生活

视频推荐

主编推荐

纪实中国

今日关注

热门标签

关于我们

中华网生活频道以代表中国名声和形象的国家级门户、多语种全媒体平台中华网为依托,贴近群众、走进生活,倡导多元化的高品质生活方式;权威发布中国生活领域新闻资讯。

版权声明

凡本网站注明“来源:中华网生活”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交流与合作

品牌:QQ 2103217300

商务:QQ 1137575155

广告:0755 - 29170091

邮箱:life@china.com

  • 百度小程序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电信业务审批[2003]字第24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食品经营许可证:JY11105292385445人员查询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410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8035944号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218328频道举报与监督信箱:life@china.com频道广告运营中心:广告服务频道简介频道运营|技术支持:中浔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