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政务|财经|汽车|文化|娱乐|生活|健康|解梦|游戏|佛教|守艺中华|国防军事|军事APP|头条APP|标签云
注册 登录

您的位置:首页 > 滚动资讯

三种史料中的子产铸刑书

发布时间:2021-02-24 07:18:34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 文杰

  作者:王沛(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甲、金、简牍法制史料汇纂通考及数据库建设”首席专家、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教授)

  发生于春秋后期的子产铸刑书事件是中国立法史上的大事。直至今天,主流的中国通史、中国法制史著作都将此事看作中国历史上的首次成文法公布活动。这种观点以《左传·昭公六年》中的相关记载为依据,经唐代孔颖达阐释(孔疏)后几成定论。近百年来的法学家更是将其作为世界法律演进共同规律之典型例证,代表观点可见日本法学家穗积陈重的《法律进化论》及历史学家瞿同祖的《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但是上述论著均有不少疑点,近来公布的清华简《子产》篇又提供了一种新的叙事版本。如将《左传》、孔疏、清华简胪列比较,会得到诸多具有启发性的新认识。

  《左传》并未言明“首次公布”

  《左传》关于铸刑书的细节描述,源自晋国贵族叔向写给子产的一封反对信,这封信正是子产铸刑书为中国首次公布成文法之观点的主要证据。不过这封信既未言明“首次”,也未谴责“公布”,而是在指责子产不该为郑国立法。

  在叔向看来,子产之立法是古代数次立法活动的延续,但那些古代的立法活动都是反面教材。叔向说:“夏有乱政,而作《禹刑》;商有乱政,而作《汤刑》,周有乱政,而作《九刑》,三辟之兴,皆叔世也”。叔向提醒子产,夏、商、西周晚期,都曾经制定过法律,用这种末法治民,是难以成功的。

  叔向信中还提到,“昔先王议事以制,不为刑辟”。一般认为,这句话是说先王衡量事情的轻重来断罪,而不去制定法律(据杨伯峻注及沈玉成译文),主张子产“首次公布法律”的观点通常会以此为证。但需要注意,叔向原话是“不制定”(不为)而非“不公布”法律。显然,此语和叔向自己所言古来就有《禹刑》《汤刑》《九刑》之说不符。《左传·文公十八年》中说周公所制的誓命曾引用《九刑》。依此说,《九刑》在周初就存在,且地位崇高,非叔世乱政之产物。《左传》本书与叔向本人的表述都存在自相矛盾之处,那么仅仅择取叔向的只言片语作为论据,就不妥当了。后世学者为了论证叔向的言论是前后一致的,发挥出很多新解,其成果以唐初之孔疏最具影响力。接下来我们对孔疏相关内容进行分析。

  孔疏的两个解释

  孔疏很清楚叔向言论中的矛盾之处,并直引《尚书》之《伊训》及《吕刑》篇中的相关记载阐述上古先王并非“不豫设法”,而是“皆是豫制刑矣”。但为了弥合叔向表述的漏洞,孔疏从两方面进行解释。

  第一,先王立法疏阔,子产立法具体。孔疏说“圣王虽制刑法,举其大纲”,因为法律是纲要性的,所以覆盖面大,可以无所不包;而子产铸刑书内容具体,内容有限,会导致罪犯漏网,即“法之设文有限,民之犯罪无穷,为法立文,不能网罗诸罪”。从考古资料来看,青铜器铭文篇幅的确不长,目前所见最长篇的铭文也不过497字(毛公鼎),不及岳麓秦简中的一条长令。若子产铸刑书时果真确立“罪刑法定”的原则,那遗漏诸罪的现象基本无法避免。且不说“罪刑法定”原则是否可能存在于子产时代,仅就法律的疏阔与法律公布而言,两者并无必然联系,所以不能以此作为法律公布与否的依据。

  第二,先王司法灵活,子产司法严格。依照孔疏的解读,尽管古代圣王“皆是豫制刑矣”,但其“虽依准旧条,而断有出入”的做法就是“不豫设定法,告示下民”;与之相应,子产“民有所犯,依法而断”的做法就是“法即豫定,民皆先知”。从表面来看,孔疏的解释是矛盾的——先王既然“豫制刑矣”,为何又“不豫设定法”了呢?究其实质,孔疏不是在讲立法问题,而是在讲司法问题,即审判官能否严格地依照条文判决。这个解释既不涉及立法,也与法律公布无关。

  孔疏在解读子产铸刑书时,已暗示往昔的法律都是秘而不宣的,只是此处尚未完全点明。子产铸刑书后过了23年,晋国铸造了一件刑鼎。当孔疏述及该事时,不但直言此前晋国立法都“未曾宣示下民”,而且还将此事与子产铸刑书互相参证、相提并论。遗憾的是,孔疏依旧没有举出支持这些观点的文献证据来。从论证逻辑来看,孔疏弥合叔向表述漏洞的努力并不成功。

  清华简中的新信息

  清华简《子产》的抄写时代与《左传》的最终成书时代大致相当,都是战国中后期。清华简《子产》既没有表明子产首次公布成文法,也没有说这部法律铸造在青铜器上。不过,清华简《子产》又为这桩历史事件提供了三处前所未知的珍贵信息:

  第一,子产是在学习“三邦”法律的基础上来立法的。整理者认为所谓“三邦”,就是夏商周三代,如果结合《左传》所说的“三辟”来看,此意见非常有说服力。《子产》进一步佐证在东周观念中子产立法与三代立法并无本质差异,而《子产》和《左传》不同的地方在于评价:《子产》对学习三代法律持肯定态度,《左传》对学习三代法律持否定态度。

  第二,子产所立之法有四部分,分别是“郑令”“野令”“郑刑”“野刑”,此信息非常符合周代的政治架构。周代社会本有国、野之别。简单来说,周代武装拓殖时,常筑城以卫之,城中征服者为国人,城外土著为野人。《左传·襄公三十年》说子产治郑,使“都鄙有章,上下有服”,其都鄙即国野。国野分治,史籍中已有线索,但国野法律各异,则是《子产》的新发现。这迫使我们必须重新思考某些古文献的深层含义。比如《逸周书·尝麦》在提到西周推行刑书时,便是分都邑和野鄙两个区域开展的,此情形与《子产》相扣合。“令”的本意是命令,“刑”的本意是型范。子产立法“令”“刑”之别,或与秦汉令律之别相近。

  第三,子产立法的理论依据是“天地、逆顺、强柔”,这是东周出现的新思潮,此思潮与西周法律观有很大的差异。西周时代立法理论的核心是“天命”观:上天将统治天下的大权交付给文王武王,那么文武所发布之政令就是合符天命的,后王所做的事情只是效仿文武,沿用其法度。与其不同的是,《子产》所言之立法理论已与天命、先王无关,《子产》提出要根据天地运行之规律、事物发展之形势来审时度势地制定法律,这正是东周流行的“天道”观之反映。

  如果把《子产》和《左传》对比不难发现,尽管态度不同,二者在述及立法之悠久历史时却相当一致。在《左传》中,叔向反对子产立法、进而将历史上的立法都斥之为乱世产物,其文辞固然精彩,其用语着实过激。不仅如此,学者早已指出,《左传》之成书乃是层累的过程,书中名人言论尤多后人附益,其言论中的矛盾现象或与后世之附益有关。若将这些言论都奉为史实,就可能出现认识错误。

  《子产》在提供新线索的同时,还将研究者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曾被忽视的史料上来。这些史料表明,子产铸刑书是中国源远流长之立法史中的一个关键环节,此环节既保留了诸如国野有别的传统形式,又衍生出礼崩乐坏后的立法新理论,同时,此环节并不涉及法律公布问题。既然诸种资料都未提供中国曾有秘密法传统的坚实证据,那么对相关旧说的重新审视与讨论就非常有必要了。

  《光明日报》( 2021年02月24日 16版)

中华生活

视频推荐

主编推荐

纪实中国

今日关注

热门标签

关于我们

中华网生活频道以代表中国名声和形象的国家级门户、多语种全媒体平台中华网为依托,贴近群众、走进生活,倡导多元化的高品质生活方式;权威发布中国生活领域新闻资讯。

版权声明

凡本网站注明“来源:中华网生活”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交流与合作

品牌:QQ 2103217300

商务:QQ 1137575155

广告:0755 - 29170091

邮箱:life@china.com

  • 百度小程序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电信业务审批[2003]字第24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食品经营许可证:JY11105292385445人员查询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410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8035944号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频道举报信箱:life@china.com中华网客服电话:010-56177181频道简介频道运营|技术支持:中浔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