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政务|财经|汽车|文化|娱乐|生活|健康|解梦|游戏|佛教|守艺中华|国防军事|军事APP|头条APP|标签云
注册 登录

您的位置:首页 > 悦读

知识分子 年终盘点·致敬

发布时间:2020-12-28 07:18:26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 文云杰

  编者按:

  逝者如斯,岁末将至。在这极不平凡的一年中,疫情的阴影时而笼罩着工作、生活,但国人秉“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之志,众志成城、共克时艰。

  每逢逆水行舟时,总有一些擎灯的身影,格外令人怀念。在2020年中,有很多身影永远留在了回忆里,其中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妇产科内分泌学和计划生育学家肖碧莲,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工业大学教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曾毅,中国科学院院士、兰州大学教授李吉均,中国工程院院士、原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副主任、党委副书记文伏波等科技工作者;中国历史地理学家、复旦大学首席教授邹逸麟,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事业家,中国儿童电影事业的开拓者、奠基人于蓝,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元寿,书法家、当代高等书法教育的重要奠基人和开拓者欧阳中石等社科界、文艺界知名人士。

  大雅长往,精神犹在,他们如夜星高悬,继续照亮我们前行的道路。踵武前贤,以待后进,中华文明因此传承不息、代代相继。值此新旧交替之际,回望他们的身影,让我们用致敬之名,以怀念、以重温、以铭记。

  (书信标题为编者所加)

  【写给母亲肖碧莲院士的信】待碧莲盛放我们一起回家

  作者:王颖(肖碧莲院士之女)

知识分子 年终盘点·致敬  

肖碧莲(1923.10-2020.6.30)光明日报记者郭红松绘

  亲爱的妈妈:

  转眼间您离开我们已有半年,甚是想念。您生日那天,我带了很多每年生日宴上都有的东西去看您,想必您会喜欢。就像小时候您在医院值班,无论多晚多累,您骑车路过广东路、淮海路时,都会给我们带一饭盒的乔家栅、哈尔滨或杏花楼糕点。

  2020年是艰难的一年,我们不但失去了您,也遭受着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巨大威胁。在这场人类劫难面前,我再次深深感受到医者的伟大,是医者从死神手中夺回了千百万人的生命。疫情使然,经过几个月的周折,妹妹终于在您离开的那天凌晨落地祖国。虽然遗憾没能见上最后一面,但定是感觉到她回家,您才放心地走了。

  小时候跟您在上海仁济医院实验室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那一瓶瓶的标本、一罐罐的试剂是你们为科学呕心沥血的象征。而您作为实验室负责人经常加班加点,于是我们也成了实验室的常客。那时您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科学是严谨的,出不得一丝一毫的差错,科学研究是一步一个脚印,从无捷径可走。记得当你们从农村回来,谈到为农村妇女切除肿瘤、解除病痛之时的欣慰,我由衷体会到“医者仁心”,没有你们的努力,就没有人类的健康。

  家里依然保存着您当年留苏时期的手稿,在20世纪50年代内分泌学刚刚兴起时,您就选择远赴苏联啃下“硬骨头”,看着用俄语写的密密麻麻的手稿和测定数据,我深知当年在如此恶劣条件下展开科学研究的难度,可您依然乐观面对,坚毅地一往直前。

  斗转星移,半个多世纪之后,依然是在仁济医院,在您的孙女即将临盆之际,您也不愿过多打扰别人,即使这里的妇产科室里有很多您当年的学生和同事。您嘱咐家人一定要挂号,按流程检查,千万不要搞特殊。在您曾孙女小泽菲出生那晚,近90高龄的您就坐在产房外走廊彻夜等待,直到被路过的值班医生认出,试探问到:“您是肖碧莲院士吧?”您才被请进医生值班室稍事休息。我们都明白,您是害怕给医院科室和大夫们添麻烦。

  您一生爱美爱乐,世人只知您医术精湛,却鲜有人知您也是裁剪巧手。儿女、孙女们的第一件连衣裙、旗袍都是您亲手缝制。记得妹妹去比利时留学,临行前您做了红绿两面的被套,让中国传统的吉祥幸运,40年来一直伴随着她;您少年时最大的梦想是成为著名的音乐家,后来虽因医学院功课繁重放弃,但爱乐之梦从未泯灭。您教了孙女外孙女的钢琴第一课,每周一次骑自行车带她们去学钢琴,甚至每天盯着两个人练琴,等她们做完功课睡着后,才开始坐在电脑前写文章,直到凌晨。

  上个月,您的孙女王蕾和外孙女谢薇联手在上海音乐厅举办了音乐会,“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她们的音乐会能在您姐夫范文照设计的顶级音乐殿堂里举办,也算是给您多年的教育和培养一个满意的答卷吧。

  自从调到北京计生所后,您便把她们二人接到了身边,从幼儿园到中学,倾注了除工作以外的全部心血。那时所里的人跟我说:“肖老师总是那么严肃,只有看见那两个小家伙才会露出笑容。”这时的您已经是科研所长,身兼数职,每日工作极忙,但依然亲自带她们去学琴学画,考级比赛,出国游历学习,甚至在她们出国读大学后,还帮她们修改英语作业。希望她们将来不负期望,成为像您一样的对国家和人民有用的人。您的医术仁德造福了亿万女性,以身作则的教养也成就了后代,这都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您最喜欢温和的气候和阳光、鲜花,我们懂您最后的心愿是回上海老家,所以也看好了一个常年阳光明媚、开满鲜花的地方,待来年碧莲盛放之际,我们一起回家。

  您的女儿:王颖

 

  【写给曾毅院士的信】难忘初见您的那个冬日

  作者:钟儒刚(北京工业大学生命科学与生物工程学院原常务副院长、教授)

知识分子 年终盘点·致敬  

曾毅(1929.3.8-2020.7.13)光明日报记者郭红松绘

  尊敬的曾院长:

  您已经离开几个月了,但我眼前还常常浮现出您的音容笑貌。冬天又来了。在那个冬天,第一次见到您的场景,哪怕已经过去了20年,依然历历在目。

  那是2000年年底的一天,天气很冷,当我和王存新教授一起走进您家的时候,您热情地打着招呼,笑容和蔼。那是咱们的第一次见面。

  那一行,我们有个重要任务,就是邀请您“出山”,担任计划创建的北工大生命学院院长一职。我们心中略有惴惴,却没想到您非常感兴趣,还有条不紊地提出了建议,您说新学院要将病毒性疾病作为未来重点发展的研究方向,而且要瞄准国际一流,要立足于解决人类健康的重大问题。您还判断,病毒性疾病一定是人类面临的急迫的重大问题。

  当时只觉得您立意高远,却没想到,在此后的20年中,您会给北工大生命学科带来如此巨大的帮助。

  经过两年筹备,2002年北京工业大学生命学院正式成立,您成为首任院长。您旗帜鲜明地提出北工大要建设自己的P3实验室,做全世界一流的病毒学研究,并亲自指导了实验室的设计和建设工作。2002年年底,国内高校首个P3实验室正式建立,并投入使用。

  就在实验室建立的第二年,我国就遭遇了非典。在抗击非典的战役中,以刚刚建好的P3实验室为基地,您带领我们完成了一系列国家和北京市下达的抗击非典的科研任务,在相关药物研发方面,也作出了自己的贡献。而这一切,都源于您当初的高瞻远瞩。

  您不仅推动着学院的建设,更真心地关爱着学院里的每一位师生。生活中的您那么平易近人,但是在学术研究上却要求极高。即使现在很多科研实验可以交给机器来完成,您还是要求学生亲自动手做实验。您说,只有严格的训练,才能保证实验过程可靠、结果稳定。

  您是我国最早的艾滋病研究者,您不仅科研成就斐然,更亲自指导学生社团发起了北工大“红丝带”志愿者活动。您说,一定要对在校大学生进行宣传教育,因为他们是高危群体,一定要告诉他们怎样做才是安全的、什么才是对的。“培养学生不能仅仅是知识的传授,而是要从世界观上进行深刻的教育和培养。”您的这句话,一直留在我们心里,成为学院老师们的座右铭。

  您一生致力于科研,最为人所熟知的功绩,在于发现了EB病毒是导致鼻咽癌的主要致病因素,并建立了一系列鼻咽癌的血清学筛查方法,大大提升了鼻咽癌的早期诊断率。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流行病学现场研究经历了什么样的艰辛。2013年,我陪同您去广西考察,因考察点深入乡村、分布偏远,担心您吃不消,我劝您削减行程。却没想到您只是笑着说:“别说长途车了,想当年我在这里开展工作的时候,下基层时都坐牛车,现在坐汽车算啥辛苦?”

  最近几年,您的身体日渐衰弱,但每次去医院看望您的时候,您惦念的依然还是工作的事,甚至还想着等自己的身体好转,带队再去癌症高发区搞病因学现场研究。

  今年的7月13日,您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带着对公共卫生事业的眷恋,也带着我们的无限悲痛和不舍。20年前初见您的那个冬日场景,再一次浮现眼前,模糊了我的视线。您用一生诠释了一位战略科学家对于高校学科发展的重要意义,更诠释了一名科技工作者对祖国和人民的深情厚谊。

  您的学生和助手:钟儒刚

 

  【写给父亲李吉均院士的信】您的笑容从未远去

  作者:李丁(兰州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教授)

知识分子 年终盘点·致敬  

李吉均(1933.10.9-2020.7.21)光明日报记者郭红松绘

  亲爱的爸爸:

  您走远了吗?

  7月末,您摆脱了纠缠已久的病魔,在全家人的陪伴中安息了。那个清风冷雨的清晨,我们用隆重的告别仪式,为您送行。我们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您,祈愿您一路走好。敬爱的父亲,我们舍不得您啊!

  2020年,于国于家于您,都可谓饱经磨难。从您病重到弥留之际,全家人竭尽全力、悉心照料,用尽医疗措施努力救治,您更是承受了难以忍耐的痛苦,让我们不忍直视。从噩耗和各种后事料理中逐渐平静下来,已经是岁末之际。此刻我们才清晰地感受到从来没有的孤苦和煎熬,给您写信是倾述,也是告慰。

  您长期从事青藏高原现代冰川、第四纪古冰川、青藏高原隆升及其在东亚和全球环境变化中影响的研究,创立并发展了关于青藏高原隆升的系统理论,提出了“季风三角”概念,生动刻画了中国东部第四纪环境演变的空间模式;您还对我国现代冰川和第四纪古冰川进行了系统研究,特别对季风海洋性冰川有新见解,划定了中国大陆性冰川与海洋性冰川的界线。

  2019年中国科协启动的“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有序开展。您离开以后,这项工作对我们而言显得尤为重要。我作为课题组成员赴老家彭州、成都、重庆,在您成长、学习、工作过的地方,走访、采集、了解到大量信息、实物和故事。对我们家族自“湖广填四川”入川以后的生存环境、家族发展有了更清晰的了解。

  我们先辈生息的葛仙山山脚下的万年场,现在正开发文化旅游打造“万年古镇”,传统川西砖木廊檐民居比肩成行,临街餐饮百货铺面夹道排列,青石铺路修建人行步道,行车道路宽阔,成为典型的川西古镇旅游景区。我还亲眼看到祖先田产所在,现在已经部分开发建设成“仙山花谷滑草场”旅游设施。课题组用无人机航拍记录,作为我们书香门第家族发源的自然人文环境珍贵资料,提交中国科协,将来进入中国科学家博物馆。

  在古镇不远处的蒲沟村,还走访到一户与您平辈的本家亲戚,访谈家世颇有收获,找到了李氏家族比较完整的“字辈”族谱。我们这一支自“贵”字辈科举中榜,以后“书香”传家,多以教师为业,形成了“为人师表”的家族文化精神。传承到我,已经是第四代教师。您常以读书世家为荣,这些资料一定让您欣喜、满足。

  记得曾经有记者问您,有没有给子女写过信?您说现在就写一封家书。文字不多,但依然是勉励从教敬业。信中教诲:“小丁吾儿、藜藜吾女:……我家自尔曾祖父以来进入知识分子的行列,多以教书为生,以‘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为乐’,不敢懈怠而误人子弟,你们两位也是教师,其勉矣哉。”不负芳华,我从教已33年,藜藜也有22年教龄,我们会以您为榜样,不辱家风。

  我时常翻看您的照片寄托哀思,您乐观豁达、温和儒雅的大师风范从未远去。

  您在3月底拍摄的最后一张衣着得体的照片中,那个笑容令我至今难忘。那时,您正用惊人的毅力和勇气与病魔斗争,您努力举起左手,用微弱而又顽强的语气,说出最后一个愿望:“我要活到最后一批学生毕业!”然后露出慈祥、欣慰的笑容。您真的做到了,当您在病榻上得知最后两位博士生顺利通过答辩的消息,我又看到您再次露出了那样的笑容。您的一生成功圆满,学术造诣堪称泰斗,教书育人堪作楷模。俯仰天地,家国事业,了无遗憾。

  妈妈现在身体健康,每每问及您的去处,都是百般思念。您可以放心,我们会照顾好妈妈。

  爸爸,愿您一切安好!

  您的儿子:小丁

 

  【写给父亲文伏波院士的信】盼有一日循着歌声找到您

  作者:文潮(深圳机场办公室原主任;文丹(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原规划处副处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长江设计院专家委员会委员,长江水利委员会科技委委员)

 

知识分子 年终盘点·致敬  

文伏波(1925.8-2020.10.28)光明日报记者郭红松绘

  亲爱的父亲:

  您离开我们快两个月了!我们姐妹俩,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您,您一口浓重的湖南乡音叫我们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文家的先人文天祥曾豪迈地说过“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纵观您的一生,是担得起这句话的。“伏波”是您职业生涯的真实写照,您把毕生精力交付给了治江事业,就连给我们姐妹俩起名字,亦与“水”有关,一个叫“潮”,与水有关,一个叫“丹”,与丹江口有关。

  回顾您的一生,事业功成名就,家庭温馨和睦。您从事水利工作近70年,先后参加了荆江分洪工程的建设,负责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的现场全过程设计,主持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的修订工作,在三峡工程论证和设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作为家人,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您在家庭中的一面,您是一位非常重视家庭、重视亲情的人,也是极其热爱古诗词的工程师。

  妈妈曾对我们说过一件事,您送哥哥下乡当知青,从车站回来后好一阵子没有声音,妈妈去看的时候才发现,您坐在小房间的床上默默地流泪。我们小时候,您常驻工地,偶尔回来,我们姐妹俩就很神气,知道可以对您随便发脾气,您也会无条件接受;从妈妈那里要不到的东西,在您那永远都可以得到满足。

  您在丹江口水库的工地厨房,学会了做简单的饭菜,曾经做过一道辣椒豆豉菜梗炒肉末,至今令我们回味无穷。有一次,您从工地回到了我们类似筒子楼的家,我记得那时的公用厨房大概有十户人家,您正在蜂窝煤炉上烧水,在等待烧水期间,您回到小屋吟诗读词,结果水烧开了,被邻居家调皮的小孩灌进自家水瓶,然后重新接水放炉子上烧,您出来见水未开,就又回小屋继续读诗,居然反复数次。

  至今,我们姐妹俩耳边还经常回响起米米与早早(注:分别为姐姐与妹妹的儿子)小时候的喊声:“外公,丢钱下来。”每当叫声响起,您就飞快地跑到窗口丢钱到楼下,也不管这两个小家伙要做什么,被我们批评过多次也不改正,反而乐此不疲。

  那时的您,经常与米米和早早一起玩游戏,下小博士棋。这是一种智力游戏,小博士棋每前进一步都必须正确回答一个问题,这些问题涉及面广,包括天文、地理、历史、常识等。每当遇到回答不是很准确或“争议”较大的问题时,您就引导他俩查阅字典、词典、百科全书、十万个为什么等,书上找不到的,您就耐心讲解。每盘棋走完,孩子们在娱乐中学到了很多知识。您还与外孙们一起玩黑猫警长游戏,努力当好他们手下的“士兵”,在他们的指挥下奋力爬向目标;与他们一起大声唱着儿歌,家里人都笑这三个五音不全的人是童话故事里的“不莱梅镇上的音乐家”,你们也不在乎、依然忘我投入到游戏中。

  难忘又值得回忆的还有太多太多。等到我们回归自然的那一天,希望依然能听到您五音不全的歌声,让我们能迅速找到亲爱的您。

  您的女儿:文潮、文丹

 

  【写给邹逸麟先生的信】此生唯愿秉志前行

  作者:杨伟兵(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

知识分子 年终盘点·致敬

邹逸麟(1935.8.31-2020.6.19) 光明日报记者郭红松绘

  敬爱的邹老师:

  6月19日早上,我的手机上显示了您的号码,就在前一天我还和您家人联系,上午要去医院看望您。学生以为您要吩咐什么,就不假思索地接起电话:“喂,邹老师……”不想里面传来的是您女儿邹洁雯大姐的声音,她哽咽着说:“杨老师,我爸爸今晨4点48分走了。”从那天至今,我仍不愿正视,也无法相信您的离开。在心底,我仍把这通电话当作是您打来的,告诉我您只是离开一会儿。

  自从退休后,您来时总会到我的研究室“讨口水喝”,问我研究工作的进展,关心和了解研究所的发展情况。以前您不时要喝点速溶咖啡,或者清茶一杯,但后来变作开水,您说身体只能这样。学生这几年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没能让您在我这里多待些时间。我现在多么希望您仍常来,多听您教诲。有一次梦里,您回来了,到我研究室询问情况,要四处看看。我急忙示意同事不要说破,好生接待,因为您不知道已经离开了我们,担心您知道后会难过,甚至消失离开。

  您一如既往地关心研究所事业,尤其是去年以来,您特别关心《历史地理研究》期刊的创办情况,刊物是您担任过主编的、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主办的《历史地理》集刊转变而来的。2018年年底,我向您汇报我们申办期刊获准后,您十分高兴,便于2019年1月发来新刊贺词:“近悉原《历史地理》集刊被批准为期刊,定名为《历史地理研究》,十分欣慰,此当是我国历史地理学科发展历史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我认为《历史地理研究》可视为80余年前《禹贡》半月刊的延续。20世纪30年代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里出现不少以专业刊物命名的学派,如战国策学派、食货学派、禹贡学派等等。其他学派都销声匿迹了。唯有禹贡学派还代有人才出,是几代人努力的结果,真是值得庆贺的。”

  您还于4月抱病出席了《历史地理研究》期刊建设研讨会和编辑部的挂牌仪式。9月,期刊正式发刊,当我把新刊呈您看时,病床上的您给我们很多祝贺和鼓励。之后我每次看望您,您都会打听期刊建设和发展事宜,指导办刊策略。邹老师,您放心,这份刊物是几代史地学人辛勤耕耘出的田地,我们定会秉志前行,办好刊物!

  邹老师,学生还想多说几句感激您的话。2019年的最后一天,我到医院看望您,当时您通过微信向学生们发出“大家好,祝大家新年快乐”的语音后,师门同人纷纷表达对您的想念和祝福。其实大家最想说的是希望您尽快康复,好让我们又能围在您身边听您讲学问。您带我们修清史地理志,指导编绘历史地图集,让我做助教随您讲授历史地理概论基础课。您说做学术一辈子,能著一部研究专著,修一部史志,编一部教材,绘一部历史地图集,足矣。您都做到了,遂愿了,这一点上您很自豪。今年看望您时,您希望我当下做好土司历史地理研究,哪怕时间长,也要坚持认真做下去,说这是功德无量的事。您还让我继续培养好学生,做好单位的行政工作。您总对我们有信心,鼓励着我们!

  您离开的这一年快过去了,我一直都在想念您。

  您的学生:伟兵

 

  【写给于蓝妈妈的信】还想陪您吃顿冬至的饺子

  作者:江平(中国电影集团公司艺委会主任、国家一级电影导演)

知识分子 年终盘点·致敬

于蓝 (1921.6.3-2020.6.27) 光明日报记者郭红松绘

  亲爱的于蓝妈妈:

  冬至吉祥!

  今天,是您走后的第一个冬至,往年此刻,我总是跟您一块儿过节——天刚擦黑,我们就开始下饺子,煮汤圆。您常说:江平啊,冬至好比过大年。春节,你要回南方看你爸妈;冬至,咱俩热腾腾地吃上一顿,就算是过年啦。

  咱娘俩有缘。您是第一任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厂长,演员兼导演;我是第六任童影厂厂长,导演兼演员。好多个冬至,咱都在一块过的,对不?

  2008年冬至,天寒地冻。我在北影厂“荣国府”拍儿童片《寻找成龙》。傍晚,您来了。您的膝盖一直不好,一瘸一拐的。您嚷嚷着:“听说你在前院导戏,我就赶紧去买了饺子,是老管——管宗祥他们家开的饺子铺,皮儿薄馅儿大。我寻思:今天冬至,得给同志们吃点热乎的……”

  您嘴里哈着热气,从羽绒大衣里掏出一个塑料兜,内有两只大饭盒,饭盒上裹着毛巾,最外边还套着袖套。打开一看,嗬!热饺子!

  “同志们,快歇一下,一人哪怕先吃一个,垫垫肚子。一会儿啊,老管他儿媳妇儿,梁静,还会送来呢!”您又嚷嚷。

  我伸手去抓饺子,被您拍了一下手背:“去!洗手!”

  我才不听您的话呢,直接用黑乎乎的“爪子”抓了一个饺子塞进嘴里,那香啊!

  您慈祥地笑了。

  我却吃不下去了,鼻子一酸,眼泪差点下来。那年,您87岁了。

  您问我:“还有群众角色没?”

  我脱口而出:“有个农村奶奶!”

  您一跺脚:“我来吧!”

  实拍头一天,您忽然病了,发烧,我立刻请了陶玉玲老师代替。没想到,次日清晨,您居然来了,而且还让保姆从菜场借了卖菜大妈的旧外套和绒线帽,早把自己打扮成乡下老太太了。没辙,一共六句台词,您俩一分为二,你一言我一语,丝丝入扣,句句入戏。拍毕,想塞个红包,您一扭头:“拍儿童电影也要钱?我成什么人了!”

  推拉之际,我忽然发现,您的手上只有九根半手指头!

  和您一起来的第二任童影厂厂长陈锦俶老师,讲了另外一个冬至的故事——

  您60岁那年,受命挂帅一穷二白的儿童电影制片厂,起初,在旧车棚里临时办公。一日,您挑灯夜战,同事劝您休息,您这才想起是冬至节,招呼大家伙赶紧回家。没想到四下漆黑,关门时,您的一根手指被夹在里面,着急忙慌拉开冰冷的大铁门时,您的半截手指头挂在上面,血流如注!火急火燎到医院,听说可做断肢再植,但要休息一两个月,您急了:“要这么久!明天我还有一部儿童电影要开机呢!”说着,把断指直接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找了瓶碘酒,把伤口直接伸了进去,回家!

  陈厂长讲的故事,把我们都听傻了,您却不以为然:“老提这干吗呀?人家江姐,十个手指头都被敌人戳烂了,宁死不屈,我没了半根手指头,不算啥。”

  您的儿子新新和壮壮都是孝子,他俩一个住得远,一个拍戏忙,中秋、过年,他们陪您,而每逢冬至,基本上就是我和您,后来还有保姆小谢,我们一块儿过的。

  几年前,我调中影股份担任总经理了,也是冬至,我去您家里。坐锅,烧水,您乐呵呵地问:“这饺子你包的?”

  我答:“食堂里的。”

  您眼里掠过一丝担忧的神情:“这饺子,汤圆,还有酱肘子……都是食堂的?”

  我边忙边点头。

  您犹豫了一小会儿,对我说:“付钱了没?我给你。你现在也是领导了,公家的饺子,还有这些吃的,拿到我这儿来过节,传出去,对你不好……”

  我明白您为什么刚才“晴转多云”了!我赶紧告诉您:“这是我刷的自己的饭卡……”

  第二天一早,您又来电话:“江平同志,别嫌我烦,我就想提醒一下,要是食堂的卡没刷,今儿一定补上!咱娘儿俩,跟自家人似的,就有什么说什么了……”

  您耳背,我也大声地回答:“您就放100个心吧,昨天早刷过了!”

  我能感觉到,您在电话那一端,笑得很开心,很宽心。

  亲爱的于蓝妈妈,又到冬至了,您在天上还好吗?我多么想再听到您那爽朗的笑声啊!

  您的晚辈:江平

 

  【写给父亲谭元寿的信】我们为是谭家后代而骄傲

  作者:谭立曾(谭元寿先生之子)

知识分子 年终盘点·致敬

谭元寿(1929.1.4-2020.10.9) 光明日报记者郭红松绘

  亲爱的父亲:

  您已经离开两个多月了,我们子女怎么也无法从您去世的悲痛之中跳出来。

  您的身影仿佛还和我们在一起,尤其是我,更加悲痛和思念,因为这十几年间,我始终守护在您身边。每天晚上无法入睡时,我的思念之情更加强烈,您在世时的桩桩件件事情,都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您把一生献给了京剧艺术,献给了广大观众。远的不说,就在近几年,已90高龄了,您还在想着怎么传承京剧艺术。仅在2017年,您就为儿子孝曾、孙子正岩、徒弟王平整理改编了三出老骨子京剧剧目,而且是从剧本到唱腔都进行了大胆的改编和设计。一经演出,获得了领导和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您觉得老骨子戏也要跟上时代的发展,所以从挖掘到整合改编都费尽了心血,这也是为了传承好京剧艺术。

  近两年,您的身体大不如前,但考虑到2021年是建党100周年,谭派艺术应该拿出革命题材的剧目,您就想到了自己曾经演过的《红岩》,便将《红岩》改编为《许云峰》,由您孙子谭正岩来担当主演。您的想法和提议立刻得到了剧团领导的同意,剧团全体演职人员冒着疫情的风险,赶排出了这部反映革命先烈事迹的作品,初次上演就得到了观众的热烈欢迎。

  您虽然开心,但看完后却仍不够满意,提出了许多艺术上的修改意见,您坚信这部戏经过打磨肯定会成为精品,这是您向建党100周年献上的京剧人的一份心意。就在您准备打起精神迎接建党100周年到来之时,病魔夺走了您的生命,这是您一生最大的遗憾。您一辈子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京剧艺术,您的所有子女和徒弟全部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您向党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在艺术上向祖辈交上了一个完美的答卷,我们为是谭元寿的后代而感到骄傲和自豪。我们一定向您学习,坚定文化自信,守正创新,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献出谭家一切力量。

  您的儿子:谭立曾

 

  【写给父亲欧阳中石的信】流水前波望后波

  作者:欧阳启名(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知识分子 年终盘点·致敬

欧阳中石(1928.10-2020.11.5) 光明日报记者郭红松绘

  亲爱的爸爸:

  11月5日,在妈妈平静地离开的十天后,您也像平时熟睡的样子,那么安静、那么坦然地走了。直到给您换衣服时,我还在幻想您会再度睁开眼睛,可是您的去意是那么坚决,生怕赶不上做了一辈子“孩子王”的妈妈。

  悲伤沉淀下来后,我回忆起您讲过的您刚读书时的故事。您5岁时被奶奶送入泰安城府衙小学念书,第一天去学校,奶奶不放心,就在教室窗外听。老师念“1”,您说:“我要找俺娘。”老师念“2”,您又说:“我要找俺娘。”奶奶气坏了,推开教室门,抱起您一路跑回家,拿起一把鞋刷子,用鞋刷子背儿打您的屁股。您疼得大声哭喊,奶奶的弟弟闻声跑来,夺下鞋刷子,说:“你以为你儿子刚断奶就中状元吗?”原来鞋刷子反面是一排排小短鬃毛,爸爸被打得屁股上都是血,奶奶心疼极了。但是这顿痛打以后,您再也不敢不好好读书了。

  第二年,6岁的您正式成为一名小学生,从那时起,您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学校。读小学,读初中,读高中,教小学,读大学,教师范,教中学,教大学,就这样做了一辈子的“教书匠”。

  小时候,有一次家里没人有空看管我,妈妈便把我送到了您的学校——通州师范学校,那是我第一次单独和您一起生活,虽然只有短短几天,但我却记忆深刻。您上课的时候,我就跟着没课的老师在校园里溜达。中午和晚上您会从食堂打来饭菜,和老师们围坐在乒乓球案子四周,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吃完以后还会打乒乓球,生活虽然简朴,但是很快乐。

  还记得40年前,当我求您为我讲授逻辑学以应付考试时,您一拖再拖,直到我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您送走了最后一位学生后,才对我说:“可以给你讲一讲了,但是可以躺着讲吗?”我说:“行啊。”可是您只讲了3分钟就睡着了,我当时心里气呀,但又很心疼您,您是真的累呀!从那时起,我已经明白一个道理,爸爸不只属于我和弟弟,在您心里学生比我们更需要您。

  当我们夫妻二人在国外完成学业,回来报效祖国时,您力主我们放弃高薪工作,留在教育和文化事业的岗位上。我们明白,这就是您所期盼的子承父业的成就感吧。

  11月11日凌晨,当人们还在熟睡之中,您的儿孙、学生和朋友们,再一次来到了首都师范大学,在您的宿舍楼、在校门前驻足,替您这位老“教书匠”向学校、老师和同学们告别。

  “芳林陈叶期新叶,流水前波望后波”,您的学生们会记住您的期盼,一代会比一代更强!放心吧,爸爸!

  您的女儿:启名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28日 11版)

中华生活

视频推荐

主编推荐

纪实中国

今日关注

热门标签

关于我们

中华网生活频道以代表中国名声和形象的国家级门户、多语种全媒体平台中华网为依托,贴近群众、走进生活,倡导多元化的高品质生活方式;权威发布中国生活领域新闻资讯。

版权声明

凡本网站注明“来源:中华网生活”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交流与合作

品牌:QQ 2103217300

商务:QQ 1137575155

广告:0755 - 29170091

邮箱:life@china.com

  • 百度小程序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电信业务审批[2003]字第24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食品经营许可证:JY11105292385445人员查询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410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8035944号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频道举报信箱:life@china.com中华网客服电话:010-56177181频道简介频道运营|技术支持:中浔集团